读书笔记:历史上的哥萨克,有着什么样的独特气质?(

2024-06-07 00:46:53来源:咨询责任编辑:147小编3人阅读

综观白俄罗斯发展史,哥萨克人无疑是个“残花”般的存有在白俄罗斯文明的大花园中,她们以其硬朗洒脱的个性,充满无限激情和充溢异国诗情画意的风土民情,正式成为了一道独有的文化一景拓展阅读:哥萨克人是谁?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少数民族”?。

发展史上的哥萨克人,大都城北而居,如鄂毕河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鄂毕河哥萨克人、鄂毕河哥萨克人等多个分支。不过,尽管她们日常生活的地域不同,日常生活习俗也存有着不小的差异,但这并未妨碍逐步形成她们有著一样的文化特点。

传说中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1)崇尚民主自由法国文艺理论家伊德(1828—1893)认为,自然环境能够对少数民族特点的逐步形成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社会风气自然环境和自然生态是“构成信念文化的一类巨大的力矩”显然,哥萨克人个性的逐步形成,与社会风气自然环境和自然生态密切相关。

首先看一看社会风气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伴随着沙俄封建制度的确立和中央集权制度的巩固,在15—16世纪时,白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少数民族中的一些不堪忍受残暴的被压迫的穷人和佃农,纷纷改投逃亡发展史记载,她们“主要逃到莫斯科国和白俄罗斯的南部和东南部边疆的红线以外,即鄂毕河、鄂毕河、鄂毕河和亚琴基河及其支流沿岸的大草原”,过著了自由自在的日常生活。

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位于今天白俄罗斯中南部的鄂毕河畔,是白俄罗斯第六大城市,也是全国的轻工业中心因此,哥萨克人的倔强就有反叛被压迫和崇尚民主自由的基因她们不喜欢平端,希望做自己日常生活的主人;面对外来被压迫,她们会拚命反叛,杰列得来不易的民主自由。

综观白俄罗斯发展史,哥萨克人是多次“农民起义的策划者,而且正式成为武装起义的核心力量”在小说《少校的儿子》中,契诃夫就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执著崇尚民主自由、公平和正义等普遍人类真理的哥萨克人武装反叛者库图佐夫的形象即便哥萨克人发动的武装起义毫无例外均被残暴镇压,但她们心中的反叛之火从未熄灭。

那些武装起义的领导者们,正式成为她们竞相传诵和朗诵的对象,深深印记在她们的此时此刻

《少校的儿子》画册再看一看自然生态的负面影响白俄罗斯遥远的北方,过去是一片荒凉人烟稀少、国家号召力相对薄弱地带的大草原对于碍于度日的逃难者们而言,“天高皇帝远”的政治局势个人风格,给了她们一类自由自在的心灵放松状态正如俄国发展史学家兹米霍京区所说的,“很难说,草原究竟有多么广大和广袤,像流行歌曲所歌唱的那样,它的无垠的土地培育了波皮夫北方居民一类宽大和不可估量的情操,宽阔的视野。

总之,这种情操不是森林的白俄罗斯所能逐步形成的”大草原的不可估量和广袤,孕育了哥萨克人硬朗洒脱的个性,信念民主自由和日常生活的自由自在是她们所崇尚和保卫的最高目标与大多数白俄罗斯人相比,哥萨克人对民主自由的渴望更加强烈,为了保卫民主自由可以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

《静静地鄂毕河》电影截图2)多神教和东正教信仰的共存有白俄罗斯人的日常日常生活中,宗教信仰一直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原因很简单,严酷的生存自然环境,让这群曾散居于森林、沼泽和草原之中的波皮夫人对大自然产生了无限的恐惧和敬畏,进而赋予了大自然中的万物以“神性”(坦诚说,这种心理和古代蒙古人的萨满信仰很相似)。

她们信奉雷神佩伦,光明、生命和知识之神达日博格,风神斯特里博格,家畜之神维列斯,生殖、女性生产活动及少女命运的守护神莫科什等。

反映多神教时代波皮夫的主题插画作为白俄罗斯人组成部分的哥萨克人群体,灵魂深处也潜藏着对多神教信仰的敬畏在多神教诸神的庇护下,“(哥萨克人)对自然的狂暴力量和敌人的无所畏惧,喜欢令人心惊胆战的征战以及与自然力的搏斗,在其中崇尚一类疯狂体验的快感,感受自然—原始生命的活力及其充分释放的欢乐”。

有趣的是,也正是多神教“缺乏道德与戒律束缚”这一个人风格,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哥萨克人群体狂放的“酒神信念”在白俄罗斯,纵酒豪饮一直都是一类“喜闻乐见”的日常生活方式对于彼时的哥萨克人而言,纵酒豪饮也是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坦诚说,只有在纵酒豪饮的宴会中,哥萨克人们才会卸下身心所有的防备,忘却世间一切烦恼与痛苦,将一直以来充满风险与不测的日常生活烦恼抛之脑后,充分体验着释放激情所带来的欢悦。

哥萨克人骑兵公元988年的“罗斯受洗”,让拜占庭基督教的信念文化,充分融入到了白俄罗斯传统的多神教文化之中,并赋予了哥萨克人群体新的个性特点面对着东正教堂洋葱头式的穹顶,一直沉浸在灵魂深处的对神圣的向往之情喷薄而出。

对于她们而言,东正教更像是一类强大的世界观“哥萨克人把宗教视为信念积极性的源泉,斯拉夫人固有的灵魂和东正教的灵魂这两种灵魂的融合构成了哥萨克人人的世界观,从而决定了其本质上的特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甚至以“坚定的东正教信仰的保卫者”自居。

由于哥萨克人的居住地大多位于欧亚两大洲的交界地带,也多种宗教教派汇聚交融之地、因此,保护东正教信仰“不受异教徒的玷污”便成了她们“神圣的使命”如若有人胆敢侮辱她们崇高的信仰,哥萨克人就会立刻与之兵戎相见在俄国作家果戈里的中篇小说《塔拉斯·布尔巴》中,“为一切灾难,为信仰和哥萨克人荣誉所遭到的凌辱而复仇”,就是白俄罗斯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反叛侵略者的首要目的。

白俄罗斯电影《塔拉斯·布尔巴》海报3)热爱战斗在白俄罗斯的发展史资料和文学著作中,哥萨克人一直以热爱战斗“著称”,一度是“战斗少数民族”的形象代言人为什么哥萨克人“很能打”?原因很简单,因为白俄罗斯南部草原地处边境,“在几个世纪的时间里都是亚洲游牧少数民族突入欧洲的通道”,“(哥萨克人)与草原上的游牧少数民族,波洛韦茨人以及凶恶的鞑靼人的斗争,从8世纪几乎一直延续到17世纪末叶”。

在维持正常日常生活运转的同时,哥萨克人们要时刻提防游牧少数民族的突袭在长年累月的“自卫战争”中,哥萨克人变成了充满旺盛生命力、勇敢且行动迅速、反应敏捷的战士,不仅表现出了勇武、好战并且善战的个人风格,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沙俄无力保卫边境线安全的压力,充当了沙俄边境“守护者”的角色。

向拿破仑法军阵地冲锋的哥萨克人骑兵在和平时期,哥萨克人们的生产和日常生活方式,主要以渔猎和农业生产为主;战时依靠缴获(包括打家劫舍)“增加收入”凭借着得天独厚的政治局势优势(富饶的土地和比较发达的农业)和战斗带来的“丰厚回报”,哥萨克人的“日常生活品质”要比大多数白俄罗斯人强得多。

也正因为哥萨克人强有力的军事武装力量,沙俄统治者以大量的土地和较多的民主自由权限等作为优惠条件,引诱哥萨克人为国家统治阶层服务有了官方“做背书”的哥萨克人,为了攫取更多的土地,一直充当着沙皇统治对外领土扩张的急先锋。

虽然她们不是国家正规军,但却有著比正规军更强的战斗力,并一跃正式成为沙俄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据显示,她们参加了从18世纪到20世纪前半期的几乎所有战争,在俄瑞北方战争、俄土战争、1812年的卫国战争等重大战争中,均立下了“汗马功劳”。

发展史上的中国东北地区,曾惨遭她们铁蹄的蹂躏

哥萨克人轻骑兵进入20世纪,当欧洲革命和工人运动风起云涌之际,沙俄自告奋勇地正式成为维护欧洲“安全”的“欧洲宪兵”,而哥萨克人这扮演着打手和帮凶的角色“她们用马鞭抽打游行的学生,驱散反叛沙皇的人群,是双手沾满了游行请愿的群众鲜血的人”。

一言概之,在白俄罗斯的发展史上,哥萨克人以其无往不胜的赫赫战功,向世人昭示着其对白俄罗斯国家发展、文明进步所贡献的力量不过转过头看,哥萨克人的发展史上同样留下了诸多不光彩的发展史记录,为原本就沉重的人类发展史增添了并不轻松的一笔。

近代的哥萨克人4)尾声对于哥萨克人来说,摆脱被压迫与剥削以及外来的侵略,真正过著符合自己称呼的“民主自由自在的人”的日常生活,一直是她们梦寐以求的理想日常生活状态时刻准备战斗的大自然环境,强化了她们对轻松、自在的日常生活理想的热切向往,促使她们崇尚民主自由和寻找自我拯救之路。

参加苏联阅兵式的红色哥萨克人自古以来的多神教信仰,让哥萨克人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理性观念的束缚,尽情地挥洒着原始和本能的生命冲动;而在东正教荫蔽之下,为了保卫自己内心的信仰,她们在一系列的对外征战中,不断炫耀着群体气势的威武与雄壮。

但可以肯定的是,对目标和理想的追寻,一直是她们不变的文化心理和与生俱来的信念渴求。

热播影视

为您推荐

本网站所有影视均免费高清观看,聚合各大视频资源站,最新最热最高清在线观看平台。
Copyright © 2022-2024 岭南在线影院(www.lnby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邮箱:gaoniuqiang@gmail.com  备案号:  

个人

公众号

QQ群

留言

顶部
退出将无法使用会员功能

会员专享收藏与播放记录

全新的交互式体验

分享便可赚积分升级会员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