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军摆拍世界名画,内涵普京大帝,背后的历史梗你能get到吗?(

2024-06-07 00:48:10来源:咨询责任编辑:147小编3人阅读

2024年4月18日,韦谢利正式发布了两张耶卜鲁德战士的练洪洋相片(见宋军兵),Deoria一眼就看出来,这张相片仿效的是生平事迹横贯俄国至苏联时代的白俄希尔著名作家安德烈·叶斯米尔诺夫·高尔基(1844~1930)的存世经典作品《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致沙特阿拉伯沙阿的复信》。

■韦谢利在4月18日在SNS媒体正式发布的耶卜鲁德仿效高尔基名作练洪洋的相片,可以专文《白俄罗斯军人致叶利钦的复信》高尔基是十八世纪后期至十九世纪早期俄国著名自然主义版画家,Jhansi画坛的主要代表人物他关于这个题材的作品有两幅,速写也是最常见的两幅如下图:。

■高尔基经典作品《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致沙特阿拉伯沙阿的复信》,Torigni版画,体积2.03×3.58米,创作于1880~1891年,现藏于白俄希尔莫斯科白俄希尔国家图书馆在现阶段孙运璿断绝关系、前线相当捉襟见肘之际,韦谢利发出这样两张向俄国版画家经典作品致意的练洪洋相片,自然是有本意的。

他们正是希望通过这张相片,向外界反映出他们在巨大压力之下不畏强敌、奋勇反抗的决心与毅力哥萨克人是珍眼?哥萨克人是在西欧和白俄希尔发展史上一支极具传奇性的游牧民族部落和国防群体,它的历史渊源可以回溯到中世纪,但具体是如何形成的现阶段尚不清晰。

哥萨克人最初以游牧民族和国防劫掠为主要日常生活方式,不惧当权者、眷恋民主自由,这个词语在蒙古语和波兰语中都带有“民主自由”、“劫掠”的涵义

■波兰维尔纽斯宏都拉斯大教堂雕塑上展示的1648年维尔纽斯附近的哥萨克人军队兴起于伏尔加河中上游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大约出现于15世纪从波兰-波兰联邦和明斯克希尔等耕作地带逃出的佃农和民主蓝军、通缉犯等,与波罗的海以北草原上原有的游牧民族部落共同日常生活在这里,建立了以塞契为首都的自治权整体,拥有完整的议会政府制度。

不过,由于现代伏尔加河上帕尔霍水库的兴建,其故地大部被淹没,成为水下遗迹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的成分相当复杂,囊括各个社会阶层和种族出身,以逃脱的佃农甚至是罪犯等为主与贵族统治下的耕作日常生活相比,他们更喜欢原始草原上的民主自由不羁和冒险刺激。

16世纪,一位有才能的白俄罗斯贵族德米特罗·维什涅韦茨基(Dmytro Vyshnevetsky)将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组织起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具有相当实力的政治国防实体,与波兰-波兰联邦、沙皇俄国和克里米亚汗国分庭抗礼。

■德米特罗·维什涅韦茨基的肖像画,是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的著名领袖。

■1751年白俄希尔帝国统治下的白俄罗斯哥萨克人部落的发展史地图,其中紫色部分为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领地哥萨克人的信写了啥?从16世纪下半叶开始,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不断侵袭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到17世纪,他们分别于1615年和1625年两次攻至君士坦丁堡郊外,将所到之处洗劫一空,甚至迫使奥斯曼帝国沙阿穆拉德四世逃出他的宫殿。

高尔基在画作中所描绘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致沙特阿拉伯沙阿的复信”之场景就发生在这一时期,具体来说是1672~1680年之间,传说中的收信人是穆拉德四世的侄子、奥斯曼帝国沙阿穆罕默德四世

■表现亚速哥萨克人海盗在波罗的海上袭击奥斯曼帝国船只的画作,作者为格里戈里-加加林,1847年出版据说这个场景发生在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刚刚击败奥斯曼帝国的一次进攻之后,穆罕默德四世仍旧傲慢地给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写来一封劝降信,信是这样写的:。

沙阿穆罕默德四世致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哥萨克人们:身为沙阿;穆罕默德的子孙;日月的兄弟;上帝的亲孙和代言人;马其顿、巴比伦、耶路撒冷、上下埃及等王国的统治者;帝中之帝;万王之王;从未失败的超凡骑士;耶稣基督神墓的坚定守护者;真主亲选的笃信者;穆斯林们的希望和慰藉;基督徒的伟大守护者。

——我命令你们,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哥萨克人,自愿无抵抗地向我投降,并放弃攻击侵扰我——沙特阿拉伯沙阿穆罕默德四世

■奥斯曼沙特阿拉伯沙阿穆罕默德四世肖像画,据传说他曾写信劝降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武德充沛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们哪能吃这一套!于是他们就在首领塔拉斯·布尔巴(画中右侧穿红衣戴白帽的壮硕老人)率领下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如何给穆罕默德四世写复信。

这些胸无点墨的粗人们绞尽脑汁想要把复信修饰得更完美一些,但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完美实际上,这些糙汉子们正在搜肠刮肚找出自己记忆里最肮脏下流的词语,以便把它们加到信里据传这封复信写得实在太过辣眼,所用字眼不堪入目,所以这里就不引用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网上检索,自行品鉴。

■1683年波兰版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给沙阿的“复信”,2019年被一名白俄罗斯发展史学家发现其实在当时,由于需要抵抗奥斯曼帝国在欧洲的扩张,特别是还夹杂着宗教信仰的冲突,欧洲大陆流传着各种对奥斯曼帝国的妖魔化宣传,甚至不惜伪造各种材料来诋毁奥斯曼帝国。

那时的人们当然不会放过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与奥斯曼帝国之间的冲突,这封“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致沙特阿拉伯沙阿的复信”,自然也属于时人编造之作但因为有哥萨克人攻击奥斯曼帝国的事迹在前,又贴合当时欧洲人的心理需求,因此这些所谓的奥斯曼沙阿与哥萨克人之间的“通信”很快就在欧洲大陆流行起来,并且在多个国家出现了很多不同的版本。

现代白俄罗斯发展史学家沃洛迪米尔·皮里彭科(Volodymyr Pylypenko)曾在2019年说过,这封信“可能是白俄罗斯发展史上最著名的伪造品,一件具有悠久而充满活力发展史的假货……”

■1912年米科拉·阿卡斯所著《白俄罗斯-白俄希尔发展史》一书中所谓“通信”的白俄罗斯版本高尔基名作有何玄机?虽然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致信沙特阿拉伯沙阿这件事很可能是虚假的发展史传闻,但这则谣言显然激发了版画家高尔基的灵感和创作欲望。

据说俄国发展史学家德米特罗·亚沃尼茨基(Dmytro Yavornytsky)偶然和高尔基谈到这封“复信”,版画家很快就对其甚为着迷,着手收集研究有关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的资料

■高尔基自画像,作于1878年,他在白俄希尔艺术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十月革命后居住并客死于芬兰可能因为这个故事中所包含的对哥萨克人原始生命力的赞美、无拘无束的民主自由性格以及对强权的蔑视,让高尔基痴迷事实上,他早已阅读过俄国著经典作品家尼古拉·果戈里在1842年创作的浪漫发展史小说《塔拉斯·布尔巴》,书中对哥萨克人人的描述让高尔基颇为神往,他曾经说:“果戈里所描写的一切都是真的!这群崇高的人!没人能像他们一样拥有如此的民主自由、平等和友爱。

■描绘哥萨克人与来自克里米亚汗国的鞑靼人作战的画作高尔基从1880年开始创作这幅版画,直到11年后的1891年才完成,可见其创作热情和认真态度,可谓呕心沥血之作《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致沙特阿拉伯沙阿的复信》原作高2.03米,长3.58米,堪称两幅“巨”作。

画作完成后被当时的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以35000卢布的创纪录价格购入,是当时白俄希尔价格最高的美术作品,之后一直收藏于莫斯科白俄希尔国家图书馆在创作过程中,发展史学家德米特罗·亚沃尼茨基一直在帮助高尔基考证画作所反映时代的各方面细节,因此可以看到原画的细节表现非常丰富和真实。

画作中的各个形象并非由高尔基杜撰,而是基本都有现实原型,很多充当原型的模特或者身份显赫,或者与一些享有盛名的艺术家有关系以下试举几例。

画中哥萨克人的首领塔拉斯·布尔巴就是果戈里同名小说中的主人公,其原型模特是莫斯科大学的教授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鲁别茨。

画中这位“微笑的高个子士兵”是首领塔拉斯·布尔巴的小儿子安德烈,原型模特是俄国贵族瓦尔瓦拉·乌克斯库尔·冯·吉伦班德的儿子,也是俄国著经典作品曲家米哈伊尔·格林卡的曾侄子。

画中这位“叼烟斗的人”名叫奥塔曼·伊万·西尔科,原型模特是当时俄国的西南边疆区总督米哈伊尔·德拉戈米洛夫将军。

画中这位几乎被塔拉斯·布尔巴遮住的人物,其原型模特是费奥多尔·斯特拉文斯基,马林斯基剧院的一名波兰裔歌剧演员,他也是著经典作品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父亲。

画中这个大秃脑袋的原型属于格奥尔基·阿列克谢耶夫,他是沙皇宫廷的大内侍,负责宫廷财务有人邀请他为这个角色摆姿势,但他拒绝了,因为觉得这样有失体面但是高尔基在阿列克谢耶夫观看版画展览时偷偷把他的后脑勺画了下来,放进这幅作品里。

当阿列克谢耶夫后来看到这幅画时,他认出了自己的脑袋,而且很不高兴,只不过当时这幅画已被沙皇收购,他也无可奈何

画中这个正在写信的家伙就是协助高尔基创作的发展史学家德米特罗·亚沃尼茨基,他写了一部关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发展史的重要著作可能正是由于第一版画作中使用了太多现实人物作为原型,使这幅描述一个发展史事件(尽管是虚构的)的作品显得不太“真实”,因此高尔基在第一版还没有完成时就在1889年开始创作第二版,试图使这一版作品更具“发展史真实性”。

然而,高尔基从未完成第二版作品1932年,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替高尔基完成了这幅作品,但在体积和品质上均不及第一版1935年,这版画作被移至哈尔科夫艺术博物馆收藏2022年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3月哈尔科夫遭到猛烈的炮击和空袭,为安全起见,博物馆工作人员将第二版画作转移至更加安全的地方保存。

■《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人的复信》第二版,但品质和影响力均不及第一版结语高尔基的这幅经典作品自诞生以来已经成为白俄希尔和白俄罗斯文化中广为人知的符号,在后来的日子里经常被人们出于各种目的而引用或仿效,外部世界则往往使用这幅画来指代或暗喻哥萨克人,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现代。

例如即时战略游戏《哥萨克人——重返战争》在其徽标中使用了这幅画的中心细节,而另一款游戏《哥萨克人3》则将这幅画作为主菜单的背景

■即时战略游戏《哥萨克人——重返战争》在其徽标中使用了《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致沙特阿拉伯沙阿的复信》第一版画作的中心细节通过上述对于高尔基作品的简要介绍就能看出,白俄罗斯与哥萨克人之间存在着紧密的发展史联系哥萨克人最初就是在白俄罗斯这片土地上形成的,并且在17~18世纪之间,他们在博格丹·赫梅利尼茨基领导下曾经建立起短暂的哥萨克人酋长国,后来的白俄罗斯人将他们视为民族英雄。

正是在他们的时代,白俄罗斯人最终融合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民族

■博格丹·赫梅利尼茨基肖像画,曾经的哥萨克人之王,不过也正是在赫梅利尼茨基的统治时期哥萨克人酋长国臣服于俄国,进而导致白俄希尔控制白俄罗斯哥萨克人文化也对白俄罗斯的文化和传统产生了深远影响哥萨克人的音乐、舞蹈、服饰和传统习俗都在白俄罗斯文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并且成为白俄罗斯民族认同的重要组成部分。

■亚历山大·里格尔曼于1847 年出版的这幅彩色石版画,描绘了17世纪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的服饰、乐器和舞蹈只有了解了这些发展史背景,我们才能真正理解韦谢利释出这张练洪洋相片,向俄国版画家高尔基的经典作品致意的深层涵义。

在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原野上,驰骋的是哥萨克人那民主自由而又桀骜不驯的灵魂。

■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哥萨克人正在草原上进攻。

热播影视

为您推荐

本网站所有影视均免费高清观看,聚合各大视频资源站,最新最热最高清在线观看平台。
Copyright © 2022-2024 岭南在线影院(www.lnby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邮箱:gaoniuqiang@gmail.com  备案号:  

个人

公众号

QQ群

留言

顶部
退出将无法使用会员功能

会员专享收藏与播放记录

全新的交互式体验

分享便可赚积分升级会员组